說來痛心!在今年的這個畢業季,湖北職業技術學院(下稱“湖北職院”)躊躇滿志進行的一項改革探索——給千名達標的應屆畢業生授予“工士”學位的做法,最終因為教育部新聞發言人“以正視聽”的表態——“這項試點是湖北職院自己的行為,而且其向畢業生頒發的‘工士’是榮譽稱號,而非學位,更不代表我國學位序列中已經有了‘工士’這一學位”,似乎是以一場鬧劇的方式草草收場了。
  在這個過程中,最受傷害的可能是那些第一次以欣喜之心穿上“工士”學位服的學生。在神聖的學位授予儀式現場,出現過一個感人的場面:當院長萬由祥用手輕輕為汽車學院畢業生羅章撥穗之後,身體壯實、滿臉憨厚的羅章突然用雙手扶住萬院長的肩膀,激動地說:“院長,我能擁抱你一下嗎?”而臺下,拿著手機互拍或自拍,爭相將“學位服”照片發到網上的男女學生,比比皆是,可見心情之愉悅。而習近平總書記關於職業教育“努力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的批示精神,在這一時刻,在這一批職業院校的學生身上得到了充分印證!
  追溯起來,導致教育部出面作此嚴肅表態的重要原因在於媒體又一次自作多情地誤傳,把本屬於武漢城市圈職業院校自己先行先試的一項地方性改革冠之以“經教育部同意”,並加上“高職生拿學位開全國先河”這樣超級醒目的標題端上報紙的頭版頭條,由此招來各方高度關註及質疑是必然的。
  但是,媒體的誤傳不應導致對湖北職院改革初衷的“誤讀”,把一場原本嚴肅的改革探索當成了炒作和作秀,並把它作為探頭球一棍子打了回去。
  美國當代著名的高等教育學家克拉克·克爾說:“在某種意義上,學位就是紅綠燈,使得學生的車流通過高等教育的各個階段。從副學士到博士學位,各級學位都起著測量和獎勵學習成績的作用,它們影響著錄取政策、課程內容和年輕人在大學中的學習期限。”專科層次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同樣也需要測量,學生的學習成績也需要得到獎勵,從這個意義上講,它也應當有自己的學位。
  湖北工業大學高等職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湖北職業教育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夢卿教授長期從事中外職業教育比較研究,據他介紹,為職教學生授予學位,將職業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的學位體系有效對接,是發達國家的普遍做法。美國的高等教育學位制度採用四級制:副學士(協士)——學士——碩士——博士;2000年,英國公佈新的高等教育資格計劃,提出拓展高等職業教育,面向職教學生增設兩年制工作本位的新學位——基礎學位;日本高等職業教育學位授予類型多樣,學位銜接連貫,形成了獨特的日本職業教育學位授予模式。這些做法都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
  在我國,長期受到輕視的高職教育在學位序列中一直沒有一席之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我國實施三級學位制度,分別為學士、碩士、博士。三級學位制中,本科對應學士學位,研究生對應碩士和博士學位,均屬於學術型學位,以應用型為特色的高職教育的學位設置完全被忽略了。隨著改革的深入和職業教育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作用日益凸顯,高職教育的學位問題也提上了議事日程,這是職業教育發展到現階段的必然要求。
  國務院最近印發的《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就明確提出,研究建立符合職業教育特點的學位制度。顯然,把職業教育尤其是高等職業教育納入我國學位制度的方向已定,這已不是一個需要再討論的問題,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早在2010年,向人大提交在高職教育中增設“工士”學位提案的全國人大代表田玉科教授認為,設立“工士”學位可以幫職業教育“正名”,扭轉社會對職業教育的偏見。以“工士”學位評價職業院校畢業生所學知識和技能,不僅不會使學位貶值,反而會增加高層次學位的含金量,使學位制度與其他的社會制度一樣,與客觀環境的發展保持一致,構建“工士——學士——碩士——博士”四級學位體系,從而更加完善我國現行學位制度。
  在評論國人輕視職業教育的種種說法中,較多的批評聲總是指責家長受傳統觀念影響根深蒂固,而由政策這隻“看不見的手”所產生的導向性作用往往被忽視了。其實,制度性的建設對價值觀念和社會風氣的轉變更具決定性作用。
  “先行先試,吃個螃蟹”。湖北職院正是看準了學位制度改革這一突破口後才開始行動的。在探索、實施這一改革的過程中,他們認真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包括成立有別於本科院校的學術委員會、設定獲得學位的基本標準,在學位審核上,不僅關註學生學業成績,同時強調學生的技術技能的水平及創新、創業的能力。出席學位授予儀式的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仇小樂稱,這是職業教育教育改革宏大工程中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件,需要社會的支持和認可。
  近年來,為了推動教育改革,教育部與地方政府共建了一批教育綜合改革試驗區和國家級職業教育改革試驗區,其初衷自然是希望這些地方先行先試,改革創新,為其他地方甚至全國的教育發展提供參照樣本,武漢城市圈也是省部共建教育綜合改革試驗區,湖北職院的“工士”學位試水活動,是一項典型的先行先試的學校自發行為,是一項勵志學生、家長高興、用人單位歡迎的舉措。
  今天的改革,和1980年代那種自下而上、意氣風發、激情滿懷的改革最大的不同,是改革的內動力不足,人們都在“兩眼向上”,企盼、翹望由高層領導、專家學者主導,能一攬子解決現實生活中所有問題的“頂層設計”降臨大地,成為最普遍的心態。
  記者認為,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一定要為湖北職院敢於率先頒發“工士”學位,為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學位制度的探索提供樣本、開創先例的做法給點一個贊,喝一聲彩兒。  (原標題:莫把一場嚴肅的改革當作秀)
創作者介紹

bubbles

qh63qhhe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